洞府人家

2019年第11期

【字体:


  1

  把深夏每一个日子过得像往常所有日子的瞿老相,冷不丁,与一个和往去任何日子都不相同的日子,劈面相撞。

  要说,这个日子跟以往的任何日子没有多大不同:半夜起风,风从谷地里旋进作为堂屋的中洞,在洞壁上弄出些催梦的响声;独一的鸡扇着健壮的翅膀,“喔喔喔”长鸣,把瞿老相叫醒,告诉瞿老相天快亮了;公鸡唱过,年年岁岁歇息在洞屋顶岩壁紫柚树枝桠间的几窝黑背鸟儿,唧唧吱吱,开始每天的黎明碎话。微弱的晨光通过中洞折射融进瞿老相住的南洞,瞿老相起床,揉揉眼睛走出内室,又走出堂屋,站在洞前那块不规则的石板上看,天蓝,岩冷。跑马河白浪掀天,撞击着东崖脚,倏然一个转向,哗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大理文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0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