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重的路

2019年第8期

【字体:


  以礼河流过,把浑然一体的高原劈成两半。两岸的群山伴着流水,奔涌向未知的远方。从低处往高处看,一座山叠着另一座山,在云雾中耸立。苍凉的群山挂着几个萧索的荒村。一些稀稀疏疏的石板房躺在群山的褶皱里,低矮而破败。一个人终其一生也难于抚平大地纵横的沟壑,一个人终其一生也难以串起支离破碎的生活。

  受河流切割的影响,两岸峭壁林立、怪石嶙峋,像经历过斧劈刀削。突兀的山峰和惊险的峡谷,在时空里亘古静默。距离河流几百米的高处,形成一块平地,人们在这里建房、修街,将岁月打磨得喧嚣热闹。巴掌大的地方,伴随时光的车轮从荒芜走向繁荣,它在山里人的朝拜中,迎接每一个欢腾的晨曦,又送走每一个清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大理文化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19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京ICP证060024